[七夕夜突擊掃黃]臨清人井揚24年收藏“侵華鐵證”

摘要

缺了蓋的日軍飯盒、日軍侵華地圖《新支那現勢圖》、日本奴化教育教材《批改高小地輿教科書》、1942年的八路軍袖標、日本隨軍手冊……當百余件日軍侵華物品、抗戰什物以及500余本研討抗戰的書本和史料,在臨清市東關街勇士陵園內的“魯西抗戰保藏展”呈現在晚報記者面前時,那段浸透民族傷痛的回憶揮之不去。“保藏這些什物和材料,意圖不是制

  缺了蓋的日軍飯盒、日軍侵華地圖《新支那現勢圖》、日本奴化教育教材《批改高小地輿教科書》、1942年的八路軍袖標、日本隨軍手冊……當百余件日軍侵華物品、抗戰什物以及500余本研討抗戰的書本和史料,在臨清市東關街勇士陵園內的“魯西抗戰保藏展”呈現在晚報記者面前時,那段浸透民族傷痛的回憶揮之不去。

  “保藏這些什物和材料,意圖不是制造仇視,而是為了讓后人目擊日軍侵華的鐵證,愈加喜愛平和,勿忘國恥。”7月4日,抗日戰役留念日前夕,井揚向記者敘述了保藏“侵華鐵證”的心路歷程。

  井揚是臨清市財政局干部,1990年山東大學前史系結業后,先后在臨清市委宣傳部、臨清市委方針研討室、臨清鎮街以及臨清財政部門作業。這些什物和材料,凝聚著井揚24年作業之余的很多汗水。

1946年出書的“七七”留念特刊。

愛國組織聯合印制的《救亡情報》

當年日本對我國的奴化教材。

日軍侵華行軍手冊。本版圖片均為陳金路攝

  留念館里鐵證如山

  本年7月7日是“七七事故”78周年留念日,是日本發起全面侵華戰役78周年的日子,也是全國抗戰78周年留念日。這一天也是中華民族銘肌鏤骨的日子。

  7月4日,一件件什物和材料靜靜地擺放在“魯西抗戰保藏展廳”里,再次向世人敲響了警鐘。

  留念館內,編于日本昭和十二年的《滿鐵查詢部秘極材料分類目錄》,是其時的日本組織對我國資源進行查詢所構成的材料的索引式文字。它對我國各地經濟、軍事、交通、礦產、動力、風俗等狀況的查詢之細、之全,令人感慨不已。“‘知己知彼,才干百戰不殆’,看來日本軍國主義分子深知這句話的道理。從這份材料能夠看到,全面侵華戰役前,其時的日本組織對我國國情的查詢和研討下了怎樣深沉的功夫。這也露出日本侵華蓄謀、預備已久的險峻野心。”井揚表明。

  《山東省臨清縣布業概略》由“滿鐵查詢局”編印,是由“北支經濟查詢所”樺山幸雄等3人一起開展查詢,然后由樺山幸雄執筆寫成。書分四部分:概說、土布業概略、洋布業概略、事故后布業狀況等。在井揚看來,這本書是日本軍國主義并吞臨清經濟命脈的鐵證。

  還有1937年出書的《昭和十二年侵華日軍學習我國話手冊》,日軍侵犯我國的用語十分具體。日軍侵華地圖《北支事故詳解地圖》,為盧溝橋事故后日本出書介紹戰事狀況用地圖?!吨鞘鹿蕬疔Eの刊》由日本陸軍班監修,記錄了“七七事故”后一年期間,日軍侵犯我國的全過程,具有極高的史料價值。書本盡管紙質發黃、發脆,但保存根本無缺。

  值得記住的是,日本軍國主義為了役使我國勞苦大眾,還編寫了奴化教育教材《批改高小教科書》,中日文對照印刷。井揚表明,日本侵犯者為了到達持久占據我國的意圖,在血腥殘殺、嚴酷武力降服我國的一起,更留意強化奴化教育,企圖摧垮中華民族的國家觀念和民族意識,逐步培養起日本民族的皇國觀念。這本由偽中華民國臨時政府教育部編審會編纂的《批改高小地輿教科書》,是1939年秋季日本強制占據區奴化小學生運用的教材。

  30萬人死于細菌戰

  “南京大殘殺”,30萬同胞死于日本侵犯軍的屠刀下。而1943年,侵華日軍在魯西、冀南施行的細菌戰,也有約30萬名無辜布衣因而喪生,其時可謂“萬戶蕭疏鬼歌唱”,無人村舉目皆是。“魯西抗戰保藏展廳”內的藏品,無聲訴說著這一慘無人道的現象。

  日軍施行魯西細菌作戰,時刻自1943年9月中旬開端舉動,10月末完畢作戰。日軍這次“細菌作戰”代號為“華北方面軍第十二軍十八秋魯西作戰”。采取了兩種手法播撒霍亂菌:一是用飛機將霍亂病菌播撒在魯西大地上。二是將霍亂菌撒在衛河里,然后決潰河堤,讓飛躍的河水將霍亂菌四處散播。日軍施行細菌戰,從一開端就想方設法進行掩蓋,細菌制造、作戰活動均打著衛生防疫的幌子,作戰方案、指令和陳述通通運用“隱詞”、反語;對合作履行作戰的海陸空軍官兵也嚴加保密,除少數高層人員外,其他官兵包含具體操作人員均不知自己所為。

  在“魯西抗戰保藏展廳”內,日方文獻《天皇の戎行》、《“衣”師團侵華罪過錄》、《前日本陸軍武士案審判材料》中,記載了魯西細菌戰的狀況。

  館內保藏的材料顯現,日軍戰俘林茂美曾告知,1943年8月21日,石井四郎在華北方面軍司令部舉行的會議上作了關于“華北防疫強化對策”的陳述。陳述中說,因北京、山東、河北、河南等地發作了虎列拉,應制止在這些區域搭車、搭船,這些區域的果物蔬菜也要制止外運。這份陳述運用的是隱詞,發作虎列拉便是施行魯西細菌戰,制止通行的區域便是施行魯西細菌戰或許延伸的區域。這份陳述實際上是施行魯西細菌戰的動員令。林茂美供述:“日軍第59師團防疫給水班,于1943年8月-9月,在山東省館陶、南館陶、臨清等地分布過一次霍亂菌。其時分布在衛河,再把河堤決開,使水流入各地,以便敏捷延伸。導致、堂邑4個縣10余個區1000多個村莊的30萬人口逝世,成了‘無人區’。”館內的一張“霍亂預防注射證”是日軍施行細菌戰的鐵證。臨清市的付金貴、李新瑞、高義賢、沙福堂等白叟都親眼見證了這段前史,并有口述證詞留存。

  保藏抗戰記住前史

  1991年是張自忠誕辰100周年。臨清留念活動上,張自忠抗戰的精力和前史激發了山東大學前史系結業的井揚的愛好。從此,他開端搜集日本侵華的證據以及我國軍民抗戰的前史材料,救國公債、國難學生讀本、張自忠將軍碑文拓片、冀南銀行紙幣、日本軍官證等等,都成了井揚保藏的方針。

  2002年12月,在臨清市委宣傳部門作業的井揚,接待了前來查詢魯西細菌戰的王選和山東大學前史系教授徐暢。作為侵華日軍細菌戰我國訴訟團團長的王選,專門來到臨清查詢細菌戰狀況,對井揚產生了巨大影響。

  “臨清現在有不少這樣的白叟,他們親身經歷了魯西細菌戰,知道那個與逝世擦肩而過的時代。假如不再對這些白叟進行魯西細菌戰查詢取證,若干年后,后人將無證可取。誰來為子孫后代證明,日本從前在這里發起過細菌戰?”井揚說。

  “前期首要經過與朋友溝通搜集整理。后來經過跑各地文明市場,乃至托付朋友到北京、臺灣搜集了一些前史材料。”井揚表明,后來,很多的抗戰書本、雜志和報紙以及日本軍用地圖、國內救國公債、日本隨軍手冊等寶貴材料都搜集到了。

  為了更好保存這些材料,2012年,時任臨清市劉垓子鎮黨委書記的井揚,在臨清黨史辦幫忙下,把距今80年左右的寶貴材料悉數精心保存。有一次,臨清文博研討員馬魯奎看到這些封存的前史材料后說:“在這里放著有什么好?他人誰也不知道!”對此,井揚深受啟示。隨后,井揚把這些寶貴材料搬到鎮文明大院,并書寫近萬字的布展綱要,制造很多展板,分“日本侵華,鐵證如山”“魯西細菌戰,罪惡深重”“救亡圖存,全民抗戰”“抗日志士,彪炳千秋”等幾部分,別離展現了霍亂預防注射證,救國公債,1929年、1937年、1939年和1940年的老地圖,以及日軍侵華奴化教材等研討抗戰的重要書本和史料文獻圖片材料,實在記錄了抗戰八年日本帝國主義在我國犯下的滔天罪過。2012年9月17日,魯西抗戰留念館暨魯西細菌戰陳列館建成開館。2014年國家建立勇士留念日,井揚承受臨清民政部門的約請,在臨清市勇士陵園舉辦了抗戰文獻文物保藏展,展廳終年對大眾敞開。

  “癡迷保藏抗戰史料并建成‘魯西抗戰留念館’,不是為了其他,而是要留住民族回憶,讓留念館成為增強國民憂患意識和國民的精力食糧。”井揚這樣說。

avatar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